“中国道路”挑战了谁?

2018-02-09 07:28:3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如果说“中国道路”挑战了谁,那只能是挑战了大国对小国的、西方世界对发展中国家的霸权主义式的意识形态输出与控制,而不是挑战了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本身。

图片1.png

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种最高层级的政治表述使得近段时间以来,围绕着“中国道路”及其对世界的影响,学术界、政策界及舆论界出现了热烈的讨论。近期,有种观点认为,“中国道路”的提法表明中国准备输出自己的制度模式和价值体系,因此是对美国的挑战,会引发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其实是对“中国道路”的误解。

“中国道路”是对中国社会革命和现代化建设的经验总结,尤其是对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发展经验的提炼概括。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制度、文化本身仍然在不断探索、发展和完善之中,改革和发展始终是“中国道路”的题中之意。因此,所谓的“中国道路”与其说是一种成型的、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制度模式,不如说是一种存在于实践中的、不断发展而无定型的“中国经验”。这一“中国经验”的内在本质,是在“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等方法论的指引下,从本国的特定国情出发,筛选和吸收外界优秀文明成果,通过实践探索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中国由此在现代化建设和民族复兴的事业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而将这一经验加以总结并推而广之,就是“中国道路”。

也就是说,“中国道路”最本质的内涵不在于中国特殊的具体制度模式、政策法规和实践方法,而在于其更为内在的抽象的方法论层面,即为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探索本国发展道路的方法和示范。

在现代化的历史使命面前,所有国家包括众多发展中国家都是彼此平等的,每个国家都应该主动而自主的实现自身的现代化,而不是在其他国家或外来意识形态的支配下“被现代化”。世界各国由于各不相同的国情现实,其追求现代化和实现国家发展的选择与道路应该是多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模式是在这些多元的选择之中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和参考,其他国家对于中国模式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而自主地加以借鉴、取舍、修改使用或者拒绝,正如中国道路的形成过程中也正是基于本国实际,并对世界其他优秀文明成果积极借鉴、比较、尝试和取舍的过程。人类文明应该是一个多元的、丰富的资源库,“中国道路”正是为这一文明资源库贡献的新内容,其实质是一种独立探索合乎本国实际的发展道路的精神,是对其他谋求独立发展道路的国家或民族的鼓舞。

因此,“中国道路”对世界的意义在于提供了一个从本国实际出发,独立探索、和平发展的榜样,而不是向他国输出中国特定的制度模式和意识形态。“中国道路”打破了过去关于国家现代化必须通过西方模式的成见,走出了一条与西方不同但被实践证明为正确的道路,它证明的不是中国模式取代了西方模式、成为新的普适性的正确标准,而是证明了人类文明可以有多元的发展模式,不是追求其他发展中国家走上一条同中国一样的道路,而是告诉世界,每个国家都可以像中国一样从本国实际出发探索出一条自己的成功之路。在一定程度上说,“中国道路”对于世界,尤其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具有着某种“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启示意义。

如果说“中国道路”挑战了谁,那只能是挑战了大国对小国的、西方世界对发展中国家的霸权主义式的意识形态输出与控制,而不是挑战了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本身。因为,“中国道路”的内在精神就是不同的国家发展道路之间彼此平等、相互尊重。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提出处理不同文化关系的十六字箴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也同样是“中国道路”的内在精神。

总之,那种认为“中国道路”意味着中国要输出推广自己的制度模式和价值观,从而会导致中美冲突的观点是对“中国道路”的误解和曲解。“中国道路”绝对不是要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输出中国模式的霸权主义国际体系,而是希望世界各国在多元化的国际新秩序中,相互平等地、独立自主地共同发展,共同拥抱人类文明的未来。

(刘九勇,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金台2号.jpg

责编:介瑾、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