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略博弈进入新阶段

2018-10-16 06:44:07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字号:
摘要:中美战略博弈将伴随中国强起来的整个过程。美国调整对华战略、突出战略竞争的一面,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但中美博弈的最终结果将不会是由美国一家说了算。

1539643844280414.png

(图源:东方IC)

美国副总统彭斯本月初的涉华演讲,在如何看待中国、美国自身和中美关系方面,从论点、论据到逻辑都充满谬误,连小学生作文都要考虑的三要素都没有把握好。在中美贸易战鼓声阵阵的大背景下,这篇演讲的价值在于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态度和政策走向,预示着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将更加错综复杂。可以说,当前的中美贸易战只是两个大国战略博弈的冰山一角。国际舆论纷纷用“新冷战”来描述中美关系可能的发展前景。

到底如何看待当前中美关系及其走向?对此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关于如何把握国际形势的讲话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习近平指出,“把握国际形势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 所谓正确历史观,就是要鉴往知来、洞悉规律,把握历史前进大势。所谓正确大局观,就是要把握本质和全局,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谓正确角色观,就是要在世界格局演变中弄清楚自身地位和作用,科学制定对外方针政策。这“三观”同样适用于把握中美关系及对美战略。

看世界

习近平多次强调,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的本质是国际力量对比变化,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最显著特点是新世纪以来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国际潮流大势不可逆转。过去几百年里,西方列强通过战争、殖民、划分势力范围等方式争夺利益和霸权,国际秩序也都是由西方国家主导,世界上的事多是他们说了算。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发展,促使国际事务的实力天平趋向平衡,要求改革、完善现有国际秩序。谁也不能独霸天下,谁也无法独自解决国际挑战。

与此同时,“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伴随着世界的巨大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不可预见性。国际形势变数加大,“黑天鹅”满天飞,“灰犀牛”遍地跑。地缘政治博弈屡现混乱,战略误判可能性上升。逆全球化加剧,民粹主义在西方泛滥,单边主义在美占上风,政治极化、保护主义盛行,贸易摩擦此起彼伏。“美国例外论”"西方文明优越论"和"文明冲突论"没有消褪,反而以各种形式有新的表现。世界怎么了、世界怎么办,如何破解国际乱局、迷局、困局,构建国际新局,是人类面临的重大课题。围绕这些课题的答案,各国展开了博弈,其中大国博弈是关键。

看中国

世界大变局之中,中国的发展变化是一大变量,又是破解困局、由乱局到新局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过程中,中国是最鲜明、最有活力的代表。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和平发展,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政治、经济、贸易、科技、军事、全球治理等方面成为具有全球性影响的大国,可以说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正是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正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决心走出一条不同于传统大国的强国之路,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作为外交总体目标,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大变局也意味着中国外部环境注定风云变幻,充满各种风险挑战。前所未有的机遇与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存,是中国现阶段维护主权、发展和安全利益面临的独特处境。一方面,随着综合国力持续快速提升,中国应对国内外各种问题、运筹与各国关系、塑造国际秩序有了更多手段、更广阔的空间和更大的战略回旋余地。另一方面,中国的手段和能力还不足以使自己完全得心应手地应对堆积如山的国内问题和层出不穷的国际挑战。换言之,中国将保持稳步崛起势头,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将继续提升,但一些国家对中国战略防范和牵制也会同步增加。

看美国

大变局中,美国是另一个关键变量。美国既是五百年前世界大变局的产物,也是百年前开始的大变局推动者、主导者,又是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守成大国。美国早期的思想文化脱胎于欧洲文明,与欧洲文明一脉相承,同时独特的自然环境和历史经验塑造了与众不同的美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其中“上帝的选民”“天赋使命”“山巅之城”“希望之乡”等自我认知构成了“美国例外论”,为美国对外扩张和干预提供了文化、思想基础,贯穿于美国的外交。不论是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不论是理想主义还是现实主义,这些历史形成的美国思想理念都是要维护美国获得的世界霸权地位的。面对当前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的大变化,美国霸权有些神经“脆弱”。

特朗普喊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把“美国优先”作为核心执政理念,坚持所谓“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以实力求和平”的外交政策,开始改变世界的格局和生态。特朗普政府把追求美国国家利益发挥到了极致,认为美国过去几届政府的外交政策太软弱,为“全球主义”付出了太大代价,让其他国家占了便宜,于是打着民粹主义旗号,以“美国主义”对抗“全球主义”,赤裸裸地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各种“退群”,四处挑起贸易摩擦。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公开将大国战略竞争视为国际战略矛盾的核心,将中俄明确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

矛盾

大变局中的权力转移是主要矛盾,中美关系是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中美两国角色的演变、互动与冲突将决定这一大变局的主色调。在这一过程中,作为两大变量,美国成了守成的变量,中国成了崛起的变量。美国因素是影响中国发展和民族复兴的最大外部因素,中国因素则越来越被美方视为挑战和削弱美国亚太和全球霸权的最大国际因素。作为国际权力转移最具代表性的两股力量,中美关系攸关两国国运与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大局。

合作加防范,接触加遏制,是尼克松以来美国历届政府对华政策的主线,不同政府有所区别的只是合作多一些,还是竞争多一些;接触多一点,还是遏制多一点,都呈现出既想遏制,又想接触;既要竞争,又要合作的矛盾状态。美国在对华关系的定位上往往摇摆不定,主要是因为存在这种矛盾心态。再加上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的利益多元化生态格局,在涉华问题上难以达到内部利益平衡和对外立场的一致,即使达到短期平衡和一致,也持续不长。中美过去四十年间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局面加大了美方政策选择的难度。

特朗普政府调整对华战略,突出和加大了竞争面。特朗普入主白宫之时,正值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出现一些共识性结果之际。美方把与中国过去几十年的互利共赢错误地视为对中国的施舍,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是美国的接触政策造就了一个地缘政治竞争对手,这个对手没有朝美国期望的方向“和平演变”,反而在世界各地挤压美国的战略空间,甚至通过“锐实力”逆向影响美国。因此美国过去的对华接触战略失败了。美国正面临被中国赶超的紧迫危险,如果美国不在今后5到10年内加紧对抗这个主要竞争者的崛起,美国恐将失去其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特朗普政府正式把中国列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声称是时候对中国的攻势“做出反击”了。

特朗普政府从“美国优先”和“中国威胁论”出发,单纯从战略竞争的角度看待中美关系,否定多年来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把对华定位从非敌非友的战略模糊变为主要竞争者的战略清晰,并据此酝酿和出台所谓“全政府对华战略”,即美国政府各部门协调一致的对华政策和行动。就任一年多来,特朗普政府在白宫国安会、国务院、国防部、商务部以及贸易代表办公室逐渐组成了对华强硬色彩浓厚的涉华事务团队。这些对华强硬派尽管对特朗普的影响力大小不一,但几乎都有一个共识,即有必要对华采取更具竞争性的战略,以遏制中国发展和影响力扩大。特朗普放手让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白宫国安全亚洲事务主任博明等强硬派明里暗里施展影响,不断在各个领域给中国制造麻烦,四处放火,施加压力,试图以压促变、以压获利。一时间,中美关系似乎狼烟四起。彭斯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在华盛顿专门发表了对华政策演讲,呼应和引导对华施压,并为共和党换取选票。特朗普特别把对华贸易战看成其对华政策的胜负手。

趋势

目前看,特朗普政府对华施压来势汹汹,下一阶段的主要特点似为对华多方防范、打压、阻击、牵制、遏制,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出现局部收紧、限制甚至倒退,但还不会走到全面竞争、全面遏制、全面对抗、全面隔绝那一步,仍会在接触与遏制的中间地带纠结、发力。特朗普政府绕不开合作与竞争的软硬两手,任何简单化、单一化的对华战略最终都行不通。

美国对华“新冷战”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应该予以警惕,但也应避免其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第一,美国国内虽然对华强硬的呼声高,但在如何强硬、强硬到什么地步、最终目标是什么等方面并没有高度共识,甚至还有很大分歧,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在涉华方面的利益得失不易协调。第二,全面遏制、对抗的代价太大,成功几率很小,得不到美国民众和盟友的广泛支持,而且中国将会加强对美代价较小、效果较好的非对称反制,并提升战略威慑,包括增加二次核打击能力,进而形成美苏冷战期间那种确保相互摧毁的恶性循环局面。第三,当今世界美国根本做不到一手遮天,要使中国与美国乃至世界“脱钩”,美国付出的代价将是其不可承受的。一方面中国本身工业体系完整,拥有巨大市场,科技发展迅速,韧性和抗压能力强;另一方面美国要打破中国编织的全球伙伴关系网,将中国排挤出现行国际金融、经贸体系,需要得到盟友的全力支持,即使他们愿意,这种支持也绝对不会是无条件、无代价的,美国要给予那些提供支持的盟友足够的补偿,代价高昂。特朗普政府调整对华战略、推行以竞争为主政策的最终结果将是得不偿失。只要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还没有走到昏聩的地步,就不会把中美两个核大国的战略竞争搞到自由落体、自由漂移的地步。

中美关系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不是直线匀速向前发展的,而是历经波折起伏,甚至是进两步退一步。中美关系也从来都是利益驱动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双方利益把握的好就能推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反之就会出现麻烦。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访华时表示,美中在很多问题上有明显分歧,但美国不反对中国发展,也没有全面遏制中国的政策。希望这是真心话。

尼采说,但凡不能消灭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中美战略博弈将伴随中国强起来的整个过程。美国调整对华战略、突出战略竞争的一面,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但中美博弈的最终结果将不会是由美国一家说了算。如果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铁了心要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者看待和对待,甚至甘冒中美由对手变敌人的风险,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竞争者和敌人。中国本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沉着、自信,来应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和各种挑战。全国上下早已形成静下心来发展自己、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共识。

中美战略博弈进入新阶段。既来之,则安之。

(贾秀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海外网智库作者)

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

责编:姚凌、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