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泛欧洲化”,难民问题成选举“杀手锏”

2018-10-31 10:09:48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字号:
摘要:每当大规模难民涌入欧洲时,制度性缺陷就暴露出来,反难民议题与反欧盟议题相结合,让难民移民议题更易成为政治攻击的对象。

 图片1.png

德国亲欧示威者游行示威匈牙利极右翼总理赢得国会大选,声援亲欧力量 (图源:新华网)

近来,欧洲多个国家受到极右翼的侵扰。德国黑森州地方选举结束后,借难民问题异军突起的极右翼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在此次选举中获得12.6%的选票,顺利进入黑森州议会。1个多月前,瑞典议会大选结果出炉,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成为黑马,得票率排名第三,收获史上最佳表现。

极右翼对欧洲政坛的挑战开始于21世纪初,自2002年奥地利自由党在大选重挫后逐渐恢复力量,于2008年大选中成为主要赢家后,一度沉寂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法国、荷兰、瑞典、芬兰、英国等欧洲国家重新展现了复兴的趋势,显示出“泛欧洲”的特征。而近期发生的极右翼获得政治影响的事件,是近10年极右翼“泛欧洲化”的最新表现。

在极右翼“泛欧洲化”的过程中,难民、移民问题的推波助澜成为焦点,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以瑞典为例,据FT中文网报道,一些充满“家园不再”失落感的瑞典人,把自己的选票投给了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搅动政坛风云的极右政党在竞选中煽动对移民的恐惧,声称他们将保护本国文明免受失控的移民淹没,这些观点引起部分选民的共鸣。

由此可见,移民难民问题的政治化成为了欧洲极右翼政党赢得选举的“杀手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欧洲,极右翼政党和难民移民问题相互滋养,难民问题越突出,极右翼政党的得票率越高,政治影响力越大,反过来这些政党进一步围绕难民移民问题做文章。

一定意义上讲,难民移民问题不是简单地处理收容、遣送的问题,它涉及到国家利益、经济发展、社会平衡等宏观问题,也关系到政党政治争斗等微观问题。中央编译局助理研究员张莉曾在《西欧民主制度的幽灵: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研究》一书中指出,20世纪70年代以后,伴随世界石油危机的爆发、欧洲国家经济发展停滞、失业率急剧攀升,大量穆斯林移民和东欧难民涌入西欧,诱发诸多社会问题、经济问题和文化价值观的冲突,尤其是苏东剧变后发生的地区和种族冲突导致大量难民的涌入,使西欧各国背负上沉重的负担。难民问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逐渐进入右翼民粹主义的政治领域,成为极右翼政党赢取选票的关键性议题。

当前欧洲的社会土壤,尤其是一体化在应对移民难民危机的制度欠缺和僵化,让欧洲移民难民政治化现象更加凸显。植根于欧洲的社会历史传统,欧洲多个国家对难民持开放态度,不仅有接受难民的传统,在一些国家甚至列入了法律规定的义务中。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逐渐走向一致行动、但又并非一个统一国家的欧洲在内务安全方面的进展十分有限,没有预设、甚至没有延续解决难民移民问题的相关机制。每当大规模难民涌入欧洲时,制度性缺陷就暴露出来,反难民议题与反欧盟议题相结合,让难民移民议题更易成为政治攻击的对象。

在对西欧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选民基础进行过全面的分析后,张莉的研究显示,男性选民、年轻人和初次参加选举的选民、缺乏技术和教育水平较为低下的工人阶级和中下阶层,最容易成为右翼政党的拥护者和支持者。在极右翼政党的政治誓言中,不难发现反对女权主义、反对移民的倾向,这些誓言契合了上述选民群体的需求,赢得了这些群体的政治选票。

面对这些特殊群体,移民、难民问题与欧洲极右翼崛起趋势的直接挂钩,关键取决于民粹主义领袖与支持者之间的情感和理性交易。张莉在书中表示,情感上,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将“自我”和“他人”的概念对立尖锐化,通过煽动敌对情绪和潜在的种族主义仇恨,激发出选民的献身精神和忠诚感,从而最大化地动员和操纵选民,达到获取政治权力的目的。理性上,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通过发动“运动”,而非以“政党”的身份出现,利用民粹主义动员策略,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宣扬极端民族主义、理想化的极端民主、盲目排外、非理性选择,试图在政策导向和选民需求间建立联系,刺激选民做出选择。

近年来,移民难民已成为国际移民群体中一支庞大的队伍,不仅对迁入国,也对中转国和迁出国作出巨大贡献。从根本上解决移民、难民问题,应该加强整个国际社会的团结与合作,消除种族主义、殖民主义、外国侵略和占领等政治根源,共同分摊保护和援救的负担,而不应该忽略这些群体的感受与权利,把他们当作赢得选票的助推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刘思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陈旸对本文提供智力支持)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

责编:刘思悦、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