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国际科技竞争制高点,中国需警惕AI泡沫化

2019-02-25 14:24:21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字号:
摘要:媒体繁荣对科技创新而言,也是把双刃剑,需要警惕助推的泡沫化问题。

2018-11-0775-800x534.jpg

人工智能在为社会进步提供巨大动力的同时,也为反垄断执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图源:视觉中国)

【编者按】

近代以来,国际权力的形成与转移,很大程度上是通过科技实力竞争实现的。在向智能时代迈进的当今世界,人工智能已成为大国科技竞争的关键性领域。近日,随着美国政府启动《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德国政府出台《国家工业战略2030》,人工智能“新赛道”上的国际竞争再次引发广泛关注。

准确研判当今世界人工智能发展的态势,对把握国际政治格局走向及中国的政策选择不无裨益。海外网—中国论坛网推出系列解读,从人工智能的国际竞争、国际合作、中国应对等不同角度进行深入探讨。

——————————

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轮人工智能是事关中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重大问题。然而,在媒体与资本的双重裹挟下,人工智能科技及相关产业的发展也要警惕泡沫化问题。人工智能健康发展之所以要关注“去泡沫化”问题,原因在于人工智能科技创新的社会文化环境,倘若放在大尺度的历史中来审视的话,有其特殊性。

其一,媒体繁荣。众所周知,科技创新是指与科学技术相关的全部创造性活动,包括科学知识的生产、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研发、技术的引进与本土化、成果的转化与推广等。创新文化为科技创新提供所需的精神文化上的要素和相关制度安排,成为科技创造力得以不断生成的土壤。纵观数百年来的近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文化是科学技术进步的母体。一个社会的文化氛围不仅影响科技知识和成果的出现,更会影响到科学知识的传播以及科技成果向现实的转化。

今天,从大尺度审视人工智能科技的发展,要看到的一个现实就是媒体的繁荣。传播学大师马歇尔·麦克卢汉有句名言:“媒体即信息。”而另一位大师尼尔·波兹曼在其成名之作《娱乐至死》中则进一步说:“媒体即隐喻”“媒体即认识论”“媒体的独特之处在于,虽然它引导着我们认识事物的方式,但它的这种介入却往往不为人所注意。”如今,面对人工智能浪潮的风起云涌,各种新奇概念、技术标签及产业构画往往都喜欢与人工智能联姻出场,如此方可博得眼球,吸引关注,营销成功。但事实上,媒体繁荣对科技创新而言,也是把双刃剑,需要警惕助推的泡沫化问题。

其二,资本驱动。日本学者汤浅光朝在《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中提出了著名的“汤浅现象”——一定时期内,当某一国家或地区的科技成果数占世界科技成果总数的25%以上时,该国或地区就成为当时世界科学活动的中心。近代以来世界科学活动的中心,先后经历了从意大利转移到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的历程。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表面上是地理位置的更替,其实质是科技创新能力强弱转换的结果,是科技创新范式更迭的外化。

当科学活动的中心转移到美国的时候,科技创新已经进入高度市场化和与金融机制相结合的时代。美国通过建立一整套创新的金融市场机制,如风险投资、股票市场等,汇集全球金融资源、全球人才资源和全球创新资源来为维持美国高科技的地位服务。如在Nasdaq首次上市的企业中,约有1/3是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对象。著名的英特尔公司(Intel)、微软公司(Microsoft)、苹果公司(Apple)、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和基因技术公司(Genetech)等,都是依靠风险投资成长起来的高科技企业。如今,在人工智能领域,自2010年开始,由于大数据时代的到来,运算能力及机器学习算法的提高,一大批商业公司加大资本注入,试图引领这次智能化变革浪潮,这当然有利于人工智能科技创新的发展,但在商业营销的助推下,也难免会引发一些泡沫化问题。

其三,人文介入。科技创新活动并不单单是一个科技现象和经济现象,它也是一个受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深刻影响的文化现象。人文文化作为创新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在科技创新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欧文·薛定谔曾深刻指出:“有一种倾向,忘记了整个科学是与总的人类文化紧密相连的,忘记了科学发现,哪怕那些在当时最先进的、深奥的和难于掌握的发现,离开了它们在文化中的前因后果也都是毫无意义的”。可见,人文文化与科技创新之间的这种关联性,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人工智能科技发展。

然而,我们又必须注意到,当下人工智能的发展远没有一些文学爱好者、科幻影视及人文作品等想象的那般神奇。从底层与内核来看,智能化变革浪潮最根本的问题是“智能”,智能从何而来?智能因何而生?智能归于何处?事实上,人的认知能力结构由逻辑思维、非逻辑思维及情感耦合而成。这种外在表现出的所谓“智能”今天依然没有被科学完全破译。近几年热议的人工智能,目前也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在联结主义、行为主义和符号主义三条进路中,如今的人工智能也主要是在联结主义的深度学习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距离全面揭示人类智能的奥秘还很远。亦正因此,我们特别需要警惕人工智能发展面临的泡沫化问题。

当然,尽管我们要说警惕泡沫化问题,关注“去泡沫化”,并不是要在静止中观望,而恰恰相反,要在主动作为中直面问题、规避问题、化解问题。

应该看到,中国人工智能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据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显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论文的全球占比从1997年的4.26%增长至2017年的27.68%,纵向比较进步较大。在专利申请方面,中国人工智能专利布局多,数量也正在快速增长,尤其是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机器人以及机器学习等细分领域。在企业规模方面,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数量从2012年开始迅速增长,截至2018年6月,数量已达到1011家,增长较快。显然,从报告公布的数据来看,面对智能化变革浪潮,只要趁势而上,勇于开拓,是能够推动相关产业健康发展的。尤其是在智慧城市建设、智能化生产、智能商业等领域,注重引导树立正确发展理念,构建政府新型治理体系,持续加强核心创新能力,着力夯实关键发展基础,完善资本市场支撑环境,实现全球统筹协调发展,就一定不会错过科技变革的新浪潮。

(石海明,国防科技大学副教授,中国论坛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

责编:刘思悦、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