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化"的政党政治是美国抗疫的"阿喀琉斯之踵"

2020-04-02 09:23:01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摘要: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成为两党攻讦的新角力场,在这个角力场上,控制疫情不是关键,政党利益才是核心诉求。

美国从1月21日出现首个确诊病例到3月19日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万用时58天,而从1万到4月1日超过20万例则只用了13天。确诊人数如此快速的增长,加之有经验的医护人员和抗疫物资的巨大缺口,使得美国从联邦到州政府都陷入了应对失措的乱象。在笔者看来,这种应对失措的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近年来日益“极化”的政党政治。

政党政治在美国建国后不久就开始在政治生活中显现出独特的作用。经过200多年的发展,政党政治已经全面融入美国的政治生活,成为行政、立法和司法实际运作的现实背景以及决定国家发展的重要变量。但是近年来随着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的政治斗争愈演愈烈,美国的政党政治已经走向“极化”。在国会对重大议案进行投票表决时,政党忠诚和政党投票已经成为两党国会议员投票的基本原则。两党政治的“极化” 已成为美国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恶化事实上的助推器,也正影响着美国抗疫措施的实际效果。

首先,政党政治“极化”推动新冠病毒疫情成为两党政治角力的新领域。今年是大选年,随着共和党与民主党基本确定代表本党的总统候选人,两党的选战也进入白热化状态。特朗普在疫情之初多次宣称“病毒是民主党的骗局”,将媒体对其的批评视为是民主党操纵的“假新闻”,而亲共和党的媒体也将新冠疫情视为民主党策划的“妖魔化”特朗普的骗局,是对特朗普进行的又一次弹劾尝试。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批评特朗普在疫情初期低估了新冠肺炎的危害性,让美国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则在推特发文嘲笑特朗普在新冠病毒确诊人数上实现了“美国第一”,而亲民主党媒体不断放大特朗普早期严重失实言论对民众的误导,认为这些言论降低了民众乃至政府机构的警惕,公开质疑特朗普是否具备应对新冠病毒危机的领导能力和品质。

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成为两党攻讦的新角力场,在这个角力场上,控制疫情不是关键,政党利益才是核心诉求。

其次,政党政治“极化”使联邦政府无法有效协调州政府的疫情应对举措。费城制宪会议确立了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相互妥协形成的纵向分权的联邦制。这种纵向分权从本质上就以宪法来明确双方权力界限以各司其职而互不侵犯。但在现实政治生活中,美国各州对联邦政策的消极应对也日益成为政党政治“极化”的产物。当前,联邦以往的独立机构呈现出明显的政治化趋势,而州政府的各自为政现象也日益突出。民主党人任州长的24个州对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政策消极应对的现象屡见不鲜,特朗普也多次表达对民主党州长的不满,点名称民主党华盛顿州州长英斯利是“讨厌的人”、民主党密歇根州女州长惠特默是“没有头脑的人”。民主党州长们则指责特朗普政府没有协调好各个州的防疫工作,才让疫情变得难以控制。

在传染性极强的病毒面前,任何防疫措施如果不能做到联邦和两党控制的各州之间的协调一致,就无法控制疫情持续蔓延和恶化的趋势,但在两党政治“极化”的背景下,协调一致却是两党的“不可承受之重”。

第三,政党政治的“极化”导致普通民众对疫情认识的撕裂加剧。“极化”政治挑动着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等思潮,导致社会撕裂的程度也达到历史高点。极化”政治通过不断的舆论宣传和洗脑,不断渗入美国普通民众的思想,推动其进行自我的精神与观念的隔离,拉低其对不同观点的包容度,最终消除掉其客观公正看待外界的能力。“极化”政治使得两党支持基本盘日益巩固,但相互间不仅在认识上的撕裂加剧,而且由于双方势均力敌且互不妥协,进一步强化了美国政治的对立困境。当下,政党政治的“极化”催生出美国普通民众对新冠病毒疫情相互对立的看法,因看法不同而发生激烈争吵和互相攻击已经成为寻常现象。特朗普在推特上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后,美国网民在其推文后态度截然相反的评论留言就反映出了民众认识的撕裂。两党及其支持者对新冠病毒疫情认识的严重撕裂,也必然会让控制疫情的努力和举措大打折扣。

疫情让美国普通民众遵循社交隔离准则在现实中隔离自己,而政党政治的“极化”却在精神上为其划定了相互隔离的藩篱,使其在疫情中逐渐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这也是两党政治的“不可承受之轻”。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忙,各州州长们也焦头烂额,但是在不断蔓延恶化的新冠病毒疫情面前,两党政要们并未建立真正的相互信任,更遑论高效协作。这种政党政治“极化”带给美国抗疫工作的是无解的政治困境,已成为美国抗疫工作的“阿喀琉斯之踵”。

(文/高扬,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吴正丹、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