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疫刷新大国“排行榜”

2020-07-20 13:12:54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摘要:新冠疫情“精准测试”各方的综合实力,包括其政治制度、治理能效与国际道义等软实力,“多极化”由此步入“多极”格局的新阶段。

2020年骤然暴发且仍在全球多国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实乃在二战结束75周年之际人类遭遇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全球战疫将动摇美国霸权并打造多极新格局。

首先,疫情不仅充分印证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且“总体加速”和“局部重塑”大变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世界秩序的“新陈代谢”和新冠疫情暴发的大背景,疫情是大变局的一部分和“最新剧情”,并将对大变局产生深刻复杂的影响。疫情折射出的,正是大变局的“大”,及其变幻莫测、充满变数、险象环生,包括“灰犀牛”遍地跑、“黑天鹅”满天飞,公共卫生与生物安全等非传统安全挑战尤其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一方面,疫情“总体加速”和“全面引爆”大变局,使之加快从量变到质变,令其全面展开。例如,疫情助推世界地缘格局“东升西降”,因为东亚抗疫的成效大幅领先于西方;又如,疫情加速大变局中的新科技与新工业革命,因为抗疫凸显了“硬核”科技的无比重要性,医学与生命科学炙手可热,互联网与人工智能发挥独特作用,各方围绕药物研制、疫苗研发等争先恐后,疫情还催生新业态蓬勃发展。

另一方面,疫情也在“局部重塑”大变局。例如,新兴大国应对疫情表现不一,走势明显分化,疫情在一定程度上“逆转”了新兴大国的“群体性崛起”;又如,抗疫促使民众高度依赖本国政府,主权国家的影响力“止跌回升”,疫情“逆转”了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此消彼长。

其次,疫情复杂重塑大国关系,大国之间竞争强化、合作弱化、重组分化。

美国无视大国合作抗疫的新契机,固守零和思维与霸主心态,一味强调“大国竞争”,重点“围堵”中国,不择手段对华抹黑、施压、干涉,致使疫情下的中美关系更趋严峻、战略博弈更为激烈。中美抗疫的优劣表现形成强烈对比,美国对华优越感锐减、危机感倍增,所谓“新冷战”的风险增大。

“美国优先”及其单边主义招致欧盟反感,美欧同盟“同床异梦”,大西洋联盟貌合神离,美国抗疫的霸道与自私尤其使得美德关系裂痕增大。印度抗疫压力巨大,莫迪政府为转移国内矛盾而对外逞强,包括在中印边界制造摩擦,对中印经贸合作制造障碍,致使中印关系复杂化。

与此同时,中俄关系、中欧关系以及中日关系则因彼此抗疫合作而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中俄相互借重、战略协作走深走实,中欧求同存异、共同语言与互利合作增多,中日相互示好、两国关系的民意基础有所改善

最后,全球战疫一举“刷新”大国“排行榜”,美国霸权被撼动,多极格局“提前”降临。

在新冠疫情下,持续多年的国际格局“多极化”水到渠成,世界迎来“多极”新格局。准确地讲,并非疫情本身造就了多极新格局,而是各方对疫情的应对、是各自的战疫表现共同打造了多极新格局。2020年的全球战疫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75年前结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大战便会有胜败之分。当今美国民粹政客当道,其抗疫表现糟糕,美国的确诊与病亡数遥遥领先、高居榜首,疫情几乎失控,美国堪称抗疫中的“战败国”。而中国坚持“人民至上”,抗疫全力以赴、全民参与、成效卓著,堪称抗疫中的“战胜国”。二战后的美苏两极格局是打出来的,新的多极格局同样也是通过抗疫这一特殊战斗“打出来的”,“打赢”的国家前进,“打输”的国家后退。

新冠疫情“精准测试”各方的综合实力,包括其政治制度、治理能效与国际道义等软实力,“多极化”由此步入“多极”格局的新阶段。“多极”主要为四,其均为当今世界主要力量,包括美、中、欧、俄,这四大力量的战疫表现呈现高下之分。

美国特朗普政府先是掉以轻心、幸灾乐祸,后是利令智昏、执迷不悟,蓬佩奥国务卿不是谋求国际合作抗疫,而是一味对外“甩锅”、极力抹黑他国,致使美国的软硬实力备受冲击,经济损失惨重,错误的“美国优先”导致美国疫情最重、失道寡助。

欧盟前期因为英国“脱欧”、抗疫缺乏合力而受损严重,但后期控制住疫情,加之默克尔总理领导的德国在下半年出任轮值主席国,其注重内部联合与外部合作,欧盟综合实力仍不可小觑。

俄罗斯抗疫压力颇大,但普京总统坚持国际合作,并借由举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红场大阅兵提振士气,加之修宪公投获高票通过、其有望长期执政,俄总体稳定未来可期,“战斗民族”仍将斗志昂扬。

中国的高效与精准抗疫令全球瞩目,充分彰显综合实力不俗与治理能力超群,加之主动开展“抗疫外交”、推动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因而得道多助、影响力进一步上扬。

一场战疫下来,美国虽然综合实力还是第一、但已元气大伤,中国经受“大考”、扬长补短、内外兼修、后劲十足,与此同时中美两家与欧俄之间的差距也在进一步拉大。由此可见,当今四大力量之中,美、中两家的分量更重,战疫一举“刷新”国际战略格局,令多极格局“提前”到来,其亦可被称为“多(四)极+‘两超’(美、中)”、“多极与‘两超’并存”的格局。

综上所述,尽管在疫情面前各方都是受害者,世界并无“赢家”,但在另一方面,2020年暴发的新冠疫情确实具有国际格局性影响,它是继75年前形成“战后”美苏两极格局、30年前形成“冷战后”美国一超格局之后的,第三个改变国际格局的“划时代分水岭”,即“疫后”的多极格局浮出水面。

展望未来,在新的多极格局之中,中国的机遇大于挑战,机遇是抗疫“内圣外王”、彰显国际引领,挑战则是木秀于林、树大招风,故须心中有数、妥善周旋,包括均衡开展新的“多极外交”。

(陈向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所长、研究员)

责编:吴正丹、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