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威胁东亚价值链?

2018-07-23 13:19:55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字号:
摘要: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看,这一提升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增加贸易成本的举措,无疑将对东亚地区价值链带来负面影响。

 图片2.png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 (图源:中新社)

近期,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7月6日,在美方就500亿美元征税清单中34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进行征税之后,中国对此做出反制。此前,特朗普曾于6月18日威胁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并声称中国如果继续报复,将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考虑到2017中国对美出口规模大约为4300亿美元,这一征税规模已经超过了过去一年中国对美出口的总和。

这一举动,看似针对中国,其实伤害将远远超出两国领土。在中国出口自美国的商品中,仅仅有65%的增加值源自于中国国内。也就是说,还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增加值源自于其他国家,换而言之,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带来的出口冲击,还将通过全球价值链传导至其他国家。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近年来的数据统计,在这三分之一的增加值之中,又有约45%是来自东亚价值链上的主要国家和地区(这一数据统计涵盖了 日本、韩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东盟的文莱、印度尼西亚、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因此,对于更广义的东亚价值链的影响还将进一步上升)。东亚地区价值链正受到威胁。

增加值贸易的发展,得益于贸易自由化、贸易成本的降低和各类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降低。在这个过程中,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都能够从中受益:对于高收入国家而言,可以享受产品多样化带来的消费者效用提升,同时将资源集中于技术前沿和创新研发,实现生产效率的提升;对于低收入国家而言,并不需要一个绝对优势去生产某一产品,而是可以根据比较优势,参与到全球贸易中来,获取更多收入增长的机会,并且由于低收入国家往往具有相当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因而往往是从劳动密集型行业开始实现发展;对于中等收入国家而言,增加值贸易可以使得他们更好地参与到技术前沿的产品制造中来,并在向技术前沿靠近的过程中实现产业转型和升级。

从一个产品上升到一个产业再上升至所有行业,这个影响有多大?直接的传导渠道是,美国征收关税如果带来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的下降,那么这部分下降的产品中来自于其他国家的中间品投入就也将不复存在,而这些中间品投入,也构成了这些国家向中国的出口,同时成为这些国家经济增长和就业的来源。因而,评估这个影响,就需要知道这些国家在中国向美国的出口中获得了多少增加值。

根据我们基于TiVA数据库的测算,我们将东亚价值链上的国家和地区分为三种类别,其中,高收入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中高收入经济体包括马来西亚和泰国,中低收入经济体包括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从绝对规模来看,从中国对美国出口贸易中获得最大增加值收益的,主要是东亚价值链内的高收入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东盟经济体中的中高收入的马来西亚、高收入的新加坡和中低收入的印尼也获得较高的增加值收益。从对出口贸易影响的程度来看,对中国台湾的影响最大,台湾从中国大陆向美国出口中获得的增加值份额占其所有出口增加值份额的比重超过了5%,这一影响也将使得台湾经济整体遭受的冲击最大,大约能够影响超过2%的GDP。对日本和韩国的贸易增加值的影响也较大,日韩从中国向美出口中获得的增加值份额占其所有出口增加值的份额均超过3%。对东盟国家中中低收入的菲律宾和中高收入马来西亚以及中国香港的影响也较大,它们的份额超过2%。从对经济影响来看,除了对台湾经济的影响是最大的之外,对马来西亚、韩国和新加坡等区域内的高收入和中高收入经济体的影响也较大。相比较而言,由于日本经济的体量较大,因此对其经济总体的影响相对不明显。

上述分析表明,美国对中国增加关税,其影响超越两国边界,是毫无疑问的。而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看,这一提升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增加贸易成本的举措,无疑将对东亚地区价值链带来负面影响。中国和东亚经济体需要联手拯救这一可能断裂的价值链。

第一,加强多边合作保护贸易自由化免遭破坏。2018年下半年,G20将重新回到亚洲,日本将成为G20主席国。作为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力挽狂澜的国际经济合作论坛,G20近年有逐步被边缘化的态势。在全球贸易体系遭到重大威胁的当下,G20需要重振雄风。避免东亚乃至全球价值链受到贸易保护主义的破坏,是主席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亚洲代表国应当联手推动的。

第二,应进一步地加强东亚区内贸易便利化的实施,促进各类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在东亚区域内的自由流动。对于中国而言,出口的名义关税和附着在各类中间品投入上积累的增加值出口贸易关税之间有四倍之差,这意味着,即便出口某一件产品的关税已经降得很低,但是附着在这件产品上的中间品投入在多次跨越边境时会面临不同程度的税负,这将带来最终实际税负额的上升。换一个思路来看,如果最终出口产品的关税被调升,但是在价值链范围内因为贸易便利化和其他国家间关税被调降,最终的实际税负就不会上升那么多。东亚地区的抱团取暖将有助于对冲来自外部的贸易保护主义威胁。

第三,应当进一步深化东亚地区的贸易和财经合作。是时候继续考虑推行欧盟式的共同市场模式了。以传统欧洲的四大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荷兰为例,其在欧盟内部国家的中间产品进口占所有中间产品进口的比重大约为50%,同时国内最终需求的外部投入中也有约一半来自于其他欧盟国家。这种做法通过依赖区内市场实现更有效率的分工,同时这种外部依赖又有着相对稳固的政治和经济关联,将降低不确定性。从中国的视角来说,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开展国际合作、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举措,逐步建立区域共同市场,将一部分外需依赖的不确定性转化为确定性。

(杨盼盼,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论坛网特约作者)

-------------------------

【参考资料】

①中国对美出口规模数据来源于中国海关总署,美方公布的由于考虑纳入香港的转口贸易,因此有差异。

②增加值贸易数据来源为WTO和OECD 共同开发的TiVA数据库(2016版),其主要数据为2011年数据,本文主要的数据也为2011年,除了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增加值来源中东亚价值链国家的占比,这一数据使用了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年度平均数。

③国别分类参考世界银行2018年国别收入组划分:https://datahelpdesk.worldbank.org/knowledgebase/articles/906519-world-bank-country-and-lending-groups

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

责编:刘思悦、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